徵稿入選作品

攀登玉山前峰

天剛亮沒多久,眺望群峰的景色
天剛亮沒多久,眺望群峰的景色

玉山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詞,不管是作為形容詞還是名詞皆是,她是臺灣的標誌,是我們的驕傲、夢想以及渴望。此次,我們雖然無緣登上臺灣之顛,但卻幸運地遠遠窺視到了她……

這次的行程看似非常輕鬆,第一天到玉山國家公園的管理處,看玉山的宣導影片;接著,遊覽車沿著蜿蜒曲折的山路緩緩地進入國家公園。在某一個施工的關口,因為通過時間被限制為每小時一次,等待的同時,登山社的帶隊老師吆喝著我們下車,細細地為我們講解眼前綻放的美景──八通關古道、陳有蘭溪、布農族、玉山北峰、沿著稜線上去被雲遮住的主峰,一個一個連接成絢爛而美麗的臺灣故事。一個熱愛登山的人,熱愛的大概不只是山,還有地理、還有歷史,還有臺灣。

回程的路上,晨霧散去
回程的路上,晨霧散去

而後,我們又從老師的口中認識了鹿林神木:這是一株樹齡2700年的神木,靜靜的、彎彎的,插在玉山國家公園裡。老師說,因為中空又長得不直,鹿林神木得不到日本人的青睞而能成為神木,不信你們看她長得有多歪。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抬起頭,沿著枝幹往外移動、讚嘆著。直不直與歪不歪好像不那麼重要了,光是她的存在就已經是最好的恩典了。

隔天,我們清晨4點就從山莊出發,走著來時路,蜿蜒上到玉山登山口。一整碗的星空靜謐地罩著我們,冷冽的空氣深深刺進鼻子最深處,不痛……想著想著,柏油路走成了碎石子鋪散的泥土路。在一片漆黑之中,我們看不到右手邊的深淵有多深,所以也好像沒什麼好怕的;然後漸漸深淵長出了草、長出了樹,最後最深的底都冒出來了,走著的平地也突然變成了石頭坡,我們也從兩隻腳走成了四隻……

登頂前的800公尺幾乎都是這樣的路
登頂前的800公尺幾乎都是這樣的路

最後的登頂很突然,像是山頭被平平地砍了一刀似的,冒出了一小塊平地,平地上立著一塊「玉山前峰3239 m」的牌子,遠遠的玉山西峰霸道地矗立在眼前,主峰細細的、小心翼翼的,歪頭看著歡天喜地的我們。我也看著她──下次,下次一定再來找妳!

前方圓圓的山頭是西峰,左後方尖尖的突起就是玉山主峰
前方圓圓的山頭是西峰,左後方尖尖的突起就是玉山主峰

 

<圖、文/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