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女的誘惑》(The Handmaiden)

「騙子會懂愛情嗎?」當冒牌「伯爵」提出要用愛情誘騙千金小姐的計畫時,在一旁的淑姬不屑地說著。但她沒想到的是,當愛情來的時候,就算是騙子也要伏服稱臣。而這裡的騙子,說的不是「伯爵」,是淑姬自己。

以偷竊為生的淑姬,是這場詐騙行動的重要成員,她將假扮成下女,來到千金小姐秀子的身邊,打聽秀子小姐的心思,並想辦法讓她愛上「伯爵」。事成之後,她也能從秀子繼承的龐大財產中分一杯羹。

韓國電影《下女的誘惑》以1930年代的朝鮮為背景,當時韓國仍是日本殖民地。秀子的家族是富裕的日本貴族,她的母親因難產過世,秀子從小隨著阿姨來到朝鮮生活。而殖民社會底下,日本人顯得尊貴,朝鮮人卻是卑微,因此有男人為了提升自己的社會階級,娶了日本老婆,秀子的姨丈正是如此。這位朝鮮男人娶了秀子的阿姨,說著滿口的日文,他坐享妻子的財富,得到眾人的敬重,彷彿自己是天生的貴族。而「伯爵」的動機也是相同,明明是朝鮮人,卻假裝自己是日本人,為了就是尊榮與優越感。這裡頭反映了種族、財富造成的階級差異。

但這樣的差異遇到性別的時候,也會翻轉。傳統社會結構下,男人比女人更有權力,因此即便對方是高貴的日本人,但因為妳是我老婆,我就能支配妳;現在就是我尊妳卑,妳的財產就是我的財產。秀子的阿姨結婚之後並不快樂,甚至我們可以說,她只是滿足姨丈權力欲望的工具。沉溺於情色書籍的先生,透過太太滿足自己的性幻想;但這只是單方面的滿足,並非親密的表現,太太徹底被先生物化。同時先生也只是利用太太,他利用太太的朗讀滿足其他「文人雅士」的情慾想像,得到自己在男人社群中的地位。

愛情,只是這男人生存的手段。他為了生存,假裝愛情,娶了日本女人。他也為了生存,不要愛情,拋棄自己原本的朝鮮太太,還要她扮成下女服侍日本老婆。這是電影裡頭反映的性別階級差異。

電影裡頭反應的第三個階級差異,就是小姐與下女的關係。表面上看來是小姐尊貴、下女卑賤,但因為淑姬假扮的下女另有陰謀,似乎也翻轉了表面上小姐與下女的地位。在這段關係中,反而像是下女主導,柔弱的秀子小姐雖是主人,但也只能任人擺佈。直到電影裡的第二部份,我們才發現,原來這是一種弱弱相殘的戲碼,活在社會底層的淑姬其實也只是「伯爵」的棋子。而對渴望自由的秀子小姐來說,一個朝鮮下女有如用完即丟的衛生紙。淑姬以為自己是這劇本的編劇,殊不知自己原來是劇本裡頭的受害者,一個沒人會在乎的角色。

淑姬的身份恰好是這社會中最底層的人──朝鮮人、女性、扒手、下女;說來,在這結構裡,她註定要被犧牲。

電影精彩之處,就在於打破這看似堅固不催的社會結構。而打破的關鍵,在於秀子與淑姬的真心互動。原本各懷鬼胎的兩人,卻在真實相處後,喜歡上彼此。當淑姬發現秀子為男人「朗讀」的真相後,她為秀子的不堪流下了眼淚。她情緒激動,邊哭邊憤怒地破壞那些代表男性欲望的象徵,很令人動容。她是真心想保護秀子、心疼秀子,跟其他男人只想從她身上得到好處完全不同。

秀子與淑姬的感情,跨越了種族、地位,甚至性別的階級差異;於是她們知道,她們不再是他人的工具,特別是男人。她們要去到無人能找到的天涯海角,那裡沒有階級的隔閡、沒有權力的迫害,從此她們要為自己而活,她們要活出自己的美麗!

愛情成了她們生命的救贖。

「騙子會懂愛情嗎?」電影給了我們曖昧的想像,但電影明說的是:男人不懂!

〈文/黃柏威  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