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萬物論》(Theory of Everything)

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是全球知名的物理與天文學家,他寫的《時間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 : from the Big Bang to Black Holes),是全世界最暢銷的科普書之一。同時他大概也是全球最為人知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名漸凍症)患者,75歲的他目前已經全身癱瘓,無法發聲,說話必須仰賴聲音合成器、透過電腦才能表達。

霍金的研究一心想解開宇宙萬物起源之謎,但若看霍金的人生,特別是他的愛情故事,卻留下了一個難解的謎題給我們。霍金共有兩段婚姻,第一任妻子潔恩,兩人在大學時期認識、交往、結婚,30年後離婚。霍金隨即與他的看護伊蓮結婚,但兩人婚姻僅維持10年,最後也是離婚收場。電影《愛的萬物論》(Theory of Everything)是根據其前妻潔恩的傳記改編,故事聚焦在潔恩與霍金的婚姻生活;套在關係歷程來看,我們也可說整部電影在談他們從牽手到放手的過程。當然,電影劇情與真實情況有出入,但這仍是一部極為動人的作品,當年也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影片與多項大獎;其中飾演霍金的男主角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精湛的演出,也讓他成為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影帝,現在可說是影壇的當紅炸子雞。

霍金念大學時被診斷出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棘手的病情讓醫生束手無策,甚至宣布他只剩兩年的生命。當時在學校表現傑出的霍金可說是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大好前程在未來等著他,但無情命運的打擊讓他難以接受,他不上課、不出門,整個人深陷憂鬱。電影中,我們看見是當時的女友潔恩將他從谷底拉出,她的愛與陪伴給了霍金生存的勇氣,霍金才繼續完成學業,也才有後來的學術成就。而潔恩堅毅的性格,也讓她不畏艱難,縱使眾人反對,她仍堅持要與霍金結婚。對她而言,愛情裡相知相守的至高性似乎毋庸置疑,就算前頭再多風雨,因為愛情就能前行。

但進入到實際婚姻生活之中,現實的壓力卻是一點一滴消磨著愛情。病情日漸惡化的霍金,別說無法分擔家中勞務,連生活起居的自我照顧也很困難。因此所有的生活重擔都落到潔恩身上,她得照顧霍金、照顧孩子、打掃房子,同時她自己也還在念博士班。承受過重壓力的她多次向霍金發出求救訊號,但霍金不為所動,甚至常用嬉笑的方式帶過,忽略與否定潔恩的需求。

需要壓力出口的潔恩,後來參加了教會詩班,因而認識詩班指揮喬納森。喬納森也成了霍金一家的好幫手,時常到他們家裡幫忙,照顧霍金、分擔勞務,但這也對潔恩與霍金的婚姻關係形成挑戰。潔恩在喬納森身上滿足了她無法從霍金身上得到的陪伴,曖昧的情愫在兩人中間滋長,但兩人僅維持朋友關係。對潔恩來說這是個為難的處境,她知道在情感層面,她對喬納森有感覺;但在承諾方面,霍金是她的丈夫,她也看重自己的承諾。後來喬納森得知潔恩的感受後,主動選擇離開──說來,這也是愛呀!他愛潔恩,但他的愛不是要潔恩與自己在一起,他的愛是不讓潔恩承擔更大的責難與傷害。

霍金病情加重,動了氣切手術之後,一開始無法發聲的他,只能透過字卡、用眼神表達意思。失去口語表達功能的霍金,再次陷入幽暗的低谷。堅強的潔恩依然想要拉他上來,教他使用字卡溝通,但這次不論她多努力,兩人都仍挫折無比;這也暗喻著兩人在關係中失去了溝通的語言,而當兩人無法溝通彼此心意,關係自然走向疏遠。好像風水輪流轉似的,這時霍金的新看護伊蓮,透過對霍金生活起居的照顧引導霍金表達,她接納霍金的感受、同時也欣賞霍金的幽默,霍金彷彿也重拾了笑容,再次走出人生低谷。兩人越走越近,霍金在語言中有意無意透露出對伊蓮的重視。

敏感的潔恩這時也知道,她與霍金的關係大概走到盡頭了。而電影裡的分手場景,大概是自己看過最動人的分手戲。潔恩主動與霍金確認關係,一開始霍金仍打哈哈帶過,但當他注意到潔恩的眼淚時,他收起了嬉笑、說了對不起,然後推著輪椅靠近潔恩,他來到潔恩的身邊,表達自己對潔恩情緒的接納。潔恩流淚說著:「我一直愛著你,我盡力了!」聽完這話的霍金,也忍不住流下眼淚。雖然他們的關係結束了,但此刻的他們很靠近,他們一起為這段逝去的感情哀悼。

我們可以從霍金與潔恩的故事中,覺察與反思自己在關係中的樣子,不論是關係中的溝通與互動、面對關係生變的應對方式;特別是當愛情結束的時候,如何生出放手的勇氣。這件事,當然沒有一定公式,每個人的生命經驗不同,處理的方式自然不同。但從潔恩的身上,或許可以找到一些參考的方式:

1.珍惜、看重自己的付出:她沒有因為關係結束,或是得不到對方的回應,就認為自己過去的付出無用或沒有意義;她反而接納並珍惜自己的付出,因為她看見這些努力對自己的意義,而這些意義不是建立在對方的回應上。當然,這不表示對方沒有回應時不會痛苦,一定還是很痛啊!只是她也知道就算對方沒有回應,這些意義也不會消逝。

2.接納無法掌控的結果:她知道自己盡力了,而當盡力也得不到對方的心,她也知道時候到了。對這段關係,她知道自己無法付出更多了;而既然無法付出更多,也就沒有遺憾後悔的空間,她接納自己努力之後但沒有結果的「結果」。

3.接納對方為自己的情感負責:潔恩一向是為自己情感負責的人,或許也是如此,她尊重霍金為自己的情感負責。再說一次,這不代表不痛啊!放手的勇氣,不是指不痛的勇氣;對我來說,不痛不是勇氣,那可能是種逃避。

放手的勇氣,其實是帶著痛苦但仍往前走的勇氣。

關係會有開始的時候,也可能有結束的一天。但關係沒有未來,並不代表你們擁有的過去就沒有意義,那些曾有的美好都已經留存在你的生命經驗裡,是誰也拿不走的真實體驗。我們能做的是珍惜彼此給予的曾經;對於不能繼續陪伴的未來,最好的禮物僅是祝福而已。

〈文/黃柏威  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