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合唱團2017〈扉頁〉年度公演

陽明合唱團今年再度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奏廳的舞台
陽明合唱團今年再度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奏廳的舞台

今年8月15日,陽明合唱團再次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奏廳的舞台。從39屆重新開始售票公演,第40屆重返國家兩廳院的舞台,到今年41屆二度站上國家兩廳院舞台,陽明合唱團證明了從指揮老師、幹部、到每位團員,對於音樂態度的專注和耕耘,讓陽明合唱團能從大學走出校園,用音樂帶來更多精彩的想像。

音樂是人類表達帶有更豐富色彩卻抽象的方式,一般人常覺得難得其門而入,但靜心聆聽〈扉頁〉當晚的公演,卻可以清楚地聽見陽明合唱團想傳達的訊息。從開場第一首典型文藝復興的〈Ave maria〉,這已是台灣多數合唱團極少挑戰的風格類型,因為想要呈現好文藝復興曲目,需要仰賴歌手們扎實的聲樂唱功和經驗累積。此外,下半場由John Rutter作曲的〈I my best beloved’s am〉,是當年由國王歌手合唱團(The King’s Singer)的Bob Chilcott,來台擔任台北室內合唱團客席指揮所帶來的曲目,也是極富挑戰的選曲。

此外,還有當代作曲家Eric Whitacre的〈Lux Aurumque〉,Daniel Elder的〈Ballade to the moon〉,厄瓜多民歌〈Vasija de Barro〉,南非柯薩語寫成的〈Indodana〉,以及其他黑人靈歌和原住民歌謠。從這些曲目類型橫跨的廣度及縱深,可以看出由指揮高端禾老師和學生指揮所帶領的陽明合唱團,所形塑出來的、整體對音樂的美學品味及堅持。

指揮高端禾老師
指揮高端禾老師
學生指揮──醫學系吳冠穎同學
學生指揮──醫學系吳冠穎同學

高端禾老師帶領團員排練
高端禾老師帶領團員排練

高端禾老師曾對團員們說過:「學生合唱團和專業團的差別,在於我們更重視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我想這是對陽明合唱團作為大學團、以大學團為出發,依舊對音樂美感一路堅持的態度;當我們對音樂的學習和領會越深,自然會在音樂和專業面前越清楚己身的不足,但依舊能在音樂面前保有謙卑的態度,找尋陽明合唱團的定位,學習各類風格的美學,並有著更開放的心胸──作為演出者,也作為學習者;作為詮釋者,也作為傳遞者。

回到面對音樂最根本的初衷,我們期盼能將我們曾在音樂裡看見和聽見的美麗和感動,傳達分享給這個世界更多的聽眾;盡一份心力,將音樂和藝術的美好,從高遠的神龕和華麗的殿堂上請下來,從身邊的親友開始,讓這個社會對待藝術有一點改變!

<文/牙醫系 胡禎尹;圖/陽明合唱團>

陽明合唱團期盼將他們從音樂裡看見和聽見的美麗和感動,傳達給更多聽眾
陽明合唱團期盼將他們從音樂裡看見和聽見的美麗和感動,傳達給更多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