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十字軍人文醫學營

 

源起

把想法做出來-

關於「全國人文醫學營」

                          創辦人    黃一城

緣起

九六年暑假去參加聯合文學舉辦的巡迴文藝營,暫時揮別了自高中時代劃分所謂的「理科」、「自然組」社群,沈浸在另一個好像有點熟悉但又說不說所以然的環境裡,跟老師及學文學的學員們討論一些關於「魔幻寫實」、日本文學、鄉土文學等,說真的有些以前都沒聽過,但是真的很熟悉,好像是有些東西該與生俱來的。就在人、環境與氣氛的薰陶下一切都不一樣,即使沒聽過、沒學過都不會成為橫越領域的鴻溝。那時候喜歡這種感覺,也埋下了想像的種子。當然,在營隊裡也認識了一位志同道合的輔大友人,而這,的確很重要!

 

把想法做出來

開學後因同學(蔡)依橙的力邀出任十字軍的副總領隊,一群人常常討論的是該辦哪些活動,別人玩到不要玩的我們又有點嫌棄,那時我就提議說那我們來辦個結合人文與醫學的營隊,怎麼結合勒?我們找一個人文相關社團跟十字軍合辦,我們延請在人文與醫學領域學有專長的powerful speaker來講座,跨領域的老師我們優先請,這是一個技術面的層次;另一個層次是我們招收全國不分科系的大學生,在四天三夜裡一起生活,做同樣的事甚至……唱同樣的歌:人文與醫學的結合應該是首先要有機會讓他們相互認識、瞭解,以後要跨領域合作整合才會有共事的基礎。在具備這樣的雛形下以十字軍社團為堅實的基礎(因為社團全力支持)找了一位輔大中文系的同學(黃)蘭燕,希望能跟他們系上的同學合辦這樣一個營隊 ;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是有點不可思議:沒錢沒人沒老師-Everything is nothing!真的有點像是一群人拿著劍穿著盔甲跟風車大戰;一個沒寫過企劃書不會打電腦的人拿著生平第一份自製的計畫到處跑,學校、榮總、聯合報、青輔會等地希望別人支持這個活動,很可能是有人第一次用這樣的形式辦活動吧!我們很幸運也很辛苦的把一些資源找齊。十一月到學期結束時我們把視野朝向內部:也許是一群沒經驗的人,也可能是學文學與學醫學的人真的有差異,我們想的不同講究的也迴異,好幾次可能面臨合作失敗收場的情況下我們花了很多精力與時間在溝通、建立互信包容彼此,而這個經驗卻是彌足珍貴的!

就在期待與辛苦再加上偶而的「良性溝通」下一切順利進行,而我們在看到一疊疊的報名劃撥單時回收逐漸雀躍,在十五天的報名時間裡我們收到了近兩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從全國各大專院校表達了參加的意願,人文與醫學相關科系人數大約是75左右,最後我們因場地與經費因素只好割捨了八十位朋友,但這對一群號稱「沒經驗」、「有理想」的人無疑是一針強心劑:當客觀因素已給你最好的支持時,操控主觀因素的我們僅有的共識就是只有全力以赴了!

 

人醫營與眾不同之處

在大家相互激盪營隊該如何呈現與積極尋求經濟贊助時,聯合文學與春暉影業「絕色影展」更提供一些實質的支援,這些除了人助自助外,我覺得「孝感動天」的成分也是很大的。那這整個營隊大致以下列四個方向(特色)進行,茲以第一屆人醫營(九八年寒假)為例:

 

十一場講座:

依序為柏楊-換我心,為你心;江文瑜-女人也抓狂:台語流行女歌之欣賞;王溢嘉-醫學與人文的對話;黃光國-華人社會中的人際關係;陳永興-台灣醫療史;王拓-從鄉土文學論戰到美麗島事件;南方朔-價值的進化;蔡詩萍-台灣自由主義的傳統;蔡篤堅-一九八0年代民族認同形成的文化分析;沈富雄-全民健保的現況與展望;黃崑巖-協和醫院、北京人、現代人等十一場講座。

 

討論會:

本營同時辦四場討論會由學員自行選擇,為老師與學員就單一主題雙向交流,首屆邀請了陳芳明---政治與文學;彭懷恩---時事分析;蔡篤堅---女性主義;廖又生---服務性質的行銷:以文學與醫療為例。

 

影展首映會:

春暉影業「絕色影展」提供第三屆絕色影展影片提前一個多月試映,片後並有影展主辦人與學員面對面交換意見。

 

采風之旅:

首屆人醫營前往三峽進行老街之旅,隨行有三峽當地文史工作室---谷風史蹟協會的老師四位為我解說當地文物史蹟。

 

在整個營隊中我們也穿插迎新晚會,送別晚會等軟性course,就像大家所說的:在四天三夜裡每天開口閉口都是人文、醫學啦、歷史責任感啦or台灣人的悲哀之類真的會無力也太呆板了,畢竟我們最大也不過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其實需要有些較「人性化」的活動fuse在一起也才會顯的有人性。就這樣在嚴肅正經與輕鬆交錯下近兩百個年輕人倒也愉快度過這個四天三夜。結束前我們發下問卷作意見調查發現大家其實都很喜歡這種方式,也有高達八成四的滿意度為我們這幾個年輕人突發奇想的活動究竟是要不要辦下去、希望一代傳一代找到了最好的藉口!不過最令人溫暖的是事隔半年後舉辦的第二屆人醫營竟有六分之一的人回流,套句學弟的用詞:「感動得快令人噴出眼淚來!」

 

走過後的省思

這樣一個跨校性質,中文系與醫學院的結合相信是空前的,醫學院裡的老師常常告訴學生說從事醫療工作的人要有人文素養,因為以後面對的是病人而不是E.coli或者小白鼠,可是老師往往只有告訴我們正確的方向,但是如何作呢?

其實文學院與醫學院學生不論想法、行為模式與文化真的很不一樣比如說一本營手冊好了,我們只要求看起來整齊美觀、詞可達意就好了,而文學院的伙伴會要求到排版、字體與修辭皆臻完美的地步,雙方的想法在彼此看來有時簡直是不可思議,每次開完會回來都會問同學:「為什麼他們會這樣想?那我們以前為什麼不會這樣想勒?」是這樣的溫床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所學不同的人可以相處討論、相互反省,甚至是合作的模式,而我想這才是最重要的,為什麼呢?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場域(field)讓我們跟其他非醫的朋友有機會走在一起,打成一片,增進認識與減少誤解的產生,尤其台灣的醫生以前是積極參與社會活動與改革而備受人尊敬;現在的醫師是因為收入可能還不錯再加上都是很會考試的人所以讓別人覺得醫生很厲害,這之間的落差也許是因社會開放多元化後不可避免的現象;或者也可以反求諸己的思考:為什麼現在社會的認知跟以前的認知差距會越來越大?當醫師穿著白袍第一次走上街頭爭取自己權益時,別人究竟是如何看待這群人的?還是說這個職業的人他們的想法為什麼與社會大眾不同呢?

身為醫學生寧願,甚至是「一廂情願」的認為這是因為隔閡的關係!因為沒有機會彼此相處認識;試想進入大學後我們的必修科目非常多,常常是同系同學七年形影不離,幾乎很少有機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們都不太知道別系在作什麼當然也就不能怪其他系同學每見醫學院學生生就會說:你們都很忙很忙喔!

那在一個先天不良的環境裡要求醫學生要有人文素養簡直是緣木求魚,難怪和我們合作的輔大朋友會說:「喔!你們醫學院裡所謂的人文素養跟我們這些學文的真的不太一樣說!」所以我覺得辦這個人文醫學營就是要把腳步跨出去,要跟學文學、學歷史、學語文的朋友一起相處討論,這才是真正的人文醫學!當時有個記者問我說什麼是人文醫學?我覺得「是把這群所學不盡相同的人聚在一起,一起嚴肅一起快樂甚至一起感受社會責任感,當周遭的朋友忘記你是個醫學生時,那我想這在醫學生方面就算初步成功了!而對非醫的朋友而言讓他們多多接觸醫學相關的事與人,瞭解到這群以後操人生死的人其實也跟他們沒有不同,這個經驗對他們以後就診時會有很大的幫助!」;「人文醫學對我而言是一個process,一種站在社會大眾中深刻感受到自己與別人有相同平凡的process。」所以我們當初認為人文醫學營本來就是要以人文為主,醫學為輔,因此我們一直堅持是「人文醫學營」而不是「醫學人文營」,因為我們相信一定要不分科系的把學員納入這個大家庭裡才能顯現出多元包容性,絕對不能inbreeding,有多元包容才會有突破創新的契機在,試想台灣醫界前輩所言的「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蔣渭水介入的台灣政治改革運動無一不是打入民眾群裡,跟社會站在一起,這跟我們現在的情形是很不一樣的!所以有時會偷偷想:「如果有一天醫學生只能自己聚集起來談論人文素養時,這,不知是福還是禍?」

 

關於未來

第四屆人醫營的幹部正在籌備明年暑假的事宜,而這一路走來即使讚美不斷,但我們寧願相信這是許多老師、前輩對於後進積極開拓另一扇窗的鼓勵而不忍苛責;現在回想起來一年前那個大言不慚的人,到處跟人家說要這樣辦個人文醫學營,要積極的投入社會運動並請求別人的幫助,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很慚愧也很汗顏!也許真的是要親身走過才知道箇中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不過這真要感謝我的學校這麼「縱容」、「包容」一群一知半解的學生到處闖並供給資源才得以初具規模。

當然整個營隊邁入第三屆就要有評估存在與否的適當性,而我個人認為這個營隊可視為一個初級班,一個擴大眼界廣伸觸角的好地方,畢竟,知道「存在」才會有積極追求的下一步出現。

另一方面令人憂心的是「人文醫學營」一直辦下去很可能會成為「人文醫學育樂營」;而當初我們在討論營隊的理念時堅持「是一個思索的過程,希望大家可以在相同的主題下因背景不同而激盪出驚豔的火花,最終可以在未來自身專業領域之外,在屬於人的環境中找到寧靜,甚至可以積極投入社會的實踐」,因為我們都相信「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以現在運行的狀況看來這可能是無法避免的必然,不過回過頭來看,這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緣際會偶然,也許未來會有後繼者因為某些想法又把激盪出來的火花化為實際也說不一定。

畢竟在面對這「素質」已定的社群時,思考如何發揮正向積極的作用是較務實的作法,也許在有限制的環境裡努力,逆向所謂的主流價值方向的那一刻時才會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與價值。

而這,好像就叫「年輕」!

 

後記

那時辦完營隊時課指組左姐希望能夠有一篇insider觀點的心得留下來給未來的學弟妹參考與批評,那時答應他要寫,可是這種東西需要時間好好的想一想、沈澱一下會比較忠實,較不會流於剛辦完營隊時那種「樂觀」、「凡事皆往積極面」看的營隊後遺症!而這一想也從大三到大五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學期初,又到了人醫營新生說明會的時候,這園丁不免也去轉了兩圈跟大家聊聊、敘敘舊,順便為學弟妹打打氣,然不免再重複一個人醫營最重要的傳統:人醫營的傳統就是沒有傳統!!只要有新的方法可行性高就可推翻前例作法,另闢蹊徑。不過,要有當屆主要幹部的共識才行!

而這篇「心得」,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完稿,也許當時的「體會」現在看起來不夠成熟不夠好,但我希望能保留當時的感受,這是非常重要的---要給學弟妹看看:即使一個營隊受好評,它仍是由一群正在學習、仍會犯錯的人所舉辦的。

最後,即使是老套仍是要說:感謝社團(十字軍與輔大中文系系學會)、學校、各基金會與政府機關的支持,因為他們願意讓人學習成長、包容犯錯、甚至容忍年輕人有時沒來由的自恃甚高。這是我感心的一點!

 

宗旨

舉辦人文醫學營主要的目的在喚起以人文為本的價值思維,在跨領域整合的今日,以人文與醫學雙重視角為原點,觸角深及社會、文化、歷史、哲學、藝術等專業領域,在變化倏忽的新世紀,從多重視角建立全方位、多元化的思考,使人人在己身專業領域之外,不忘省思整個宏觀的價值,亦從中學習與追求典範。人文醫學營的工作團隊是一群由學生組合,終歸溯於人的勇敢嘗試,而果實是甜美的。希冀人人在屬於人的人文環境中,學習培養人文風範,探求屬於人的人文價值,進而去關注內心世界之外的周遭。從思索中追求自我的價值,獲致人生價值觀建構的藍圖,創造生命的價值。

 

足跡

1998寒台北劍潭第一屆全國人文醫學研習營  主辦人 黃一城

-【濃厚的本土政治/社會現象分析

-【台北三峽采風之旅-三峽老街

1998暑台北劍潭第二屆全國人文醫學研習營    營長 楊學穎

-【人的結構與解構

-【台北淡水采風之旅-淡水老街

1999暑台北劍潭第三屆全國人文醫學研習營  副營長 邱乃祈

-【跨世紀、台灣、新知識份子

-【花蓮采風之旅台北瑞芳采風之旅台北北投采風之旅-北投溫泉

2000暑台北陽明第四屆全國人文醫學研習營    營長 林邑璁

-【以大格局、宏觀視野、寬廣胸懷去因應新時代多元的發展與社會趨勢

-【台北平溪采風之旅台北金山采風之旅-朱銘美術館

2001暑台北陽明第五屆全國人文醫學研習營    營長 陳佩軍

-【新世紀視野

-【高雄采風之旅台北士林采風之旅-芝山岩、大崙偉山

2002暑台北陽明第六屆全國人文醫學研習營    營長 陳文玲

-【尋找台灣的生命力

-【台北鶯歌采風之旅